洛语树

一个脑洞

我是一只猪。
前世我长得很丑,但有一个漂亮的老婆,我很爱她。
她却和一个俊俏的小白脸把我毒死了,我不甘心。
然后,我成了猪妖,誓要杀尽天底下只爱美男的女子。
一天,秃驴还没有成为秃驴的时候,进了我的高老庄。
我很清楚,那个姓段的小姐姐喜欢他,秃驴也喜欢那个姓段的小姐姐。
却对那个痴心一片的人说:神经病。
嘴上说着不,心里却想着。
呵,说什么不要小爱,只求大爱。
姓段的小姐姐在月光下跳着我为我前世那个薄情寡义的媳妇儿编织的歌而改编成的舞。
我走向了她。
却被莲花下的猴子降服了。
虽然我不喜欢猴子,但他的确狡诈又聪明。
秃驴把他放了出来。
一个五百年前从南天门到蓬莱岛拿起两把西瓜刀手起刀落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人,区区驱魔人,简直可笑。
很快,猴子完成了四杀。
姓段的小姐姐被猴子一掌拍成了灰烬,啧,不懂怜香惜玉的猴子。
秃驴这个时候变成了真正的秃驴。
一招如来神掌把猴子制服了。
姓段的小姐姐的武器变成了金箍圈带在了猴子的头上。
然后我们三被强行制服的大妖怪跟着秃驴去取经了。
被制服?
那只是武力的强迫,没有人,哦,没有妖甘心。
猴子杀了秃驴爱的人,秃驴和猴子的关系如履薄冰。
我和鱼常常瞎聊,好想有一天他两两败俱伤,我就回我的高老庄继续杀人,鱼就回鱼的流沙河继续吃小孩儿。
这一天,很快,来了。

评论

热度(19)